般若飞天 发表于 2012-7-12 15:42:45

在父亲弥留的日子里

春节后的第七天,哥来电话说:父亲的样子很难看,怕是不行了。我急忙把妻叫上,匆匆赶了回去。
  
  父亲还是坐在藤椅上,头无力地靠着紧挨藤椅的衣柜,面前是我早些年为他买的烤火桌,他把脚伸在烤火桌的下层,双手捂在保温桌布里。听到我叫爸,他极力地想把头竖起来,可终究无能为力了。我看到他的眼角里涌出泪来,嘴里挤着无法分辨的嘶哑……哥说:“父亲自初三开始便吃不下东西了”,母亲已是泣不成声,哽咽着吩咐我:“把你两个妹妹叫回来吧!”
  
  给两个妹妹打过电话,我习惯地从抽屉里拿出剃须刀,熟练地给父亲刮着胡须,这也是我这五年来每次回家的第一件事。五前的冬天,父亲犯病住进了医院,看他胡须老长,我买了把递须刀将替他刮了胡须。父亲交待我说:以后就由你刮胡须了。父亲其实是给我规定了定期回家的期限,老了病了,其它功能都在衰退着,唯独胡须长得比原来快,那花白硬实浓密的胡须不到一个星期就会布他那张老脸,再拖上一两天便成野人了。每次给他刮胡须的时候,他总是把头仰靠在腾椅后背上,闭着双眼,呈瞌睡样,快完了时候,或是用手指点着某个部位让我重复,或是让我拿来镜子照照,然后整个儿重来一遍,我知道他这是故意拖延,是对天伦之乐的贪恋。
  
  父亲是新中国第一代农村干部,在我们当地素以耿直著称,在家里更是“阎王”。我们兄妹四个,他只对小妹特别好,好到去县城开会也把她带在身边。对我却是最凶,凶到小时候闻其声就躲得老远。母亲曾经为我抱不平,说他对我太过严厉,父亲说:这小子要是连我也不怕了,非得祸害一方不可!后来我长大了,也当了干部,他对我还是从来没有温和过,永远是一副令我生畏的表情。那一年我给一位领导当秘书,领导在听说我父亲的情况后让我把父亲从事业单位转到行政单位,退休后工资便高些。我跟父亲说起此事时,他训斥道:才是领导的秘书就耍起特权了,要是自己当了领导那还得了!三年后我在家乡的乡镇任职,那时候象我类似情况的都把父亲转到了行政,我却不敢动此念头了。
  
  父亲其实与我的感情最深。我十来岁的时候偷着在山塘里游泳溺水,险些丢了小命,晚上做恶梦,父亲把我搂在怀里哄着,母亲告诉我说,我睡了他还搂着,直到他起床的时候,并且叮咛母亲:得把这小子管仔细了!1984年春节期间,我在家里搞卫生的时候,不小心从二楼的窗户上摔到地面的水沟里,当时的情景怪吓人的。母亲说,父亲闻讯后,二话没说一路狂跑过来,见到我当时的情形,竟是泣不成声,七格格淘宝店,此前,除了爷爷奶奶过世,谁都没见他哭过的。十里路啊,父亲当时已是六十多岁了,那阵子父亲对我性命的担忧,即便是文学大师只怕也难以表述得了吧;2005年我被纪委双规,父亲费尽周折打听到我住在县城的一家旅馆里,便赶着早来看我,我听到他在我房间外的走廊里向纪委的同志求情,让他看我一眼,纪委的同志不允。父亲退而打听我在“里面”状况,纪委的同志对他说:你儿子逍遥着呢,成天看着小说。我听到父亲的笑声:“这就对了,我儿子不会有问题的!”那是我一生中最盼望被人理解被人信任的时候,父亲的笑声在我心里荡漾着,既甜密也温暖。
  
  想着竟是最后一次给父亲刮胡须,明明已经刮好了,父亲没有也不会故意拖延了,端详着父亲那满是沟沟坎坎的脸,我却是不肯停下。哥说:还是把父亲移到床上吧。
  
  父亲这一上床便再也没有起来。自从患病以来,他平日里总是咳嗽着,吐着浓痰,喉咙里发出“呼哧”“呼哧”的喘息声。他最痛苦的就是不能在床上躺着睡觉,医生吩咐说,即便到床上也得侧着身子睡,要不随时可能因喘不过气来导致咽气。其实父亲根本就不能躺下,那样他呼吸就困难,受不了,有时候实在坐不下去了,让人帮着扶到床上斜着身子躺上一阵,还得坐回到藤椅上。这一次却是睡得很安详,只是在安详中脉搏和呼吸越来越弱了。
  
  守护在父亲床前,心里涌动着一股强烈的恐惧,父亲真要走了吗?长大离家后,我很少和父亲在一起,甚至没陪他过过生日。后来父亲病了,并且听医生说像他这种病充其量也就三五年的光景,这时候油然萌发出“不能没有父亲”的欲望。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开始,去妊娠纹,只要到了周末,只要能够抽身,我总要回去看他,象是父亲珍惜生命一样,我珍爱着和父亲在一起的时日,我耐心细致的给父亲刮胡须,给父亲擦身子,给父亲喂饭,给父亲擦去嘴角的痰,给父亲端屎端尿,父亲状况好些的时候陪他说话,差的时候就在旁边守着……父亲的身体每况愈下,我的心就越发沉重。我不信佛,也不信教,却总盼着出现奇迹,幻想着父亲能够好起来。
  
  正月十一早晨,熟睡中的父亲突然间睁开了眼睛,他平静看了看周围的亲人,嘴角蠕动着,却未能发出声来,就那么一小会,便回到原来熟睡的样子。小妹惊呼:爸的脉搏没了,我同时发觉父亲停止了呼吸!母亲从先天晚上就一直拉着父亲的手,哭泣也没停过,两个妹妹扑在父亲的身上已是泣不成声,哥身体不好,顿时呆了。我既要安排父亲的丧事,更得顾及到妈,只能强忍着不让自己哭出声来。当叔和邻里的人们陆续赶来,准备着父亲入殓的时候,一种“从此没有了父亲”的悲哀直撞胸口,禁不住失声痛哭起来。
  
  人们总是把儿女服侍父母称作孝道并倍加称颂,我守候父亲的时候却是沉迷在绵绵亲情里。父亲的严厉,父亲的慈爱,父亲为着儿女为着家走过的艰难人生,象是连续剧一般在我脑海里一幕一幕的浮现,她让我贪恋童年,贪恋父亲对于我人生旅途中寓于无形的依托,贪恋在父亲跟前时有的那种撒娇的冲动……我想,作为儿女,也许只有到了这个时候,你才会觉得,父爱是深埋在儿女灵魂深处的精神支撑。
  
  我车上的音响里装着一碟自己录制的歌唱父爱的光盘,里面有一首名为《父亲》的歌,歌里唱道:
  
  “央求你呀,下辈子还做我的父亲……”。
        
           

剪辑着从前 发表于 2013-3-21 10:53:07

我也来顶一下..

www.qxth.com 发表于 2013-9-13 06:35:03

就看看,不说话。

aqvpw 发表于 2015-12-18 23:02:58

aqvpw 发表于 2016-1-26 00:21:11

页: [1]
查看完整版本: 在父亲弥留的日子里